核心提醒:美国债务在世界市场合占的比重不断上升,而美国的产出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却不断降落,从长期看,两者之间存在基本性抵触。此前一个相似的问题最终导致战后奉行固定汇率制的布雷顿森林系统瓦解。

参考新闻网11月12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1月10日发表了题为《汇率风暴前的安静?》的文章,作者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哈佛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肯尼思 罗戈夫,文章以为,美国债务在世界市场合占的比重不断上升,而美国的产出在全球经济中所占比重却不断降落,从长期看,两者之间存在基本性抵触。此前一个相似的问题最终导致战后奉行固定汇率制的布雷顿森林系统瓦解。全文摘编如下:

几十年来,经济学家一直知道,说明汇率波动是件极其艰苦的事。然而,主流推论是,在全球宏观经济不断定性超越我们大多数人一生所见之程度的环境中,汇率应当激烈波动。但是,即便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重创欧洲,欧元汇率也只下跌了几个百分点。美国缭绕财政刺激办法的会谈断断续续。尽管美国大选的不断定性正逐渐消散,但未来势必会有更多政策大战。不过,到目前为止,汇率方面的反映还相对较少。

没有人确实知道是什么在克制汇率波动。可能的说明包含,各国广泛遭遇的冲击、美联储大方供给的美元互换额度,以及全球各国政府出台的大范围财政应对办法。但似乎最合理的原因是惯例货币政策瘫痪。所有重要央行的政策利率都在有效下限(约为零)或邻近。重要预测机构以为,即使在乐观的增加情境中,利率仍将多年保持这一程度。